踏出神秘迷宫,找到真正幸福

/张佳音博士

 

 

耶稣说:“我就是道路、真理、生命,若不藉着我,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。”(约翰福音十四章6节)

 

上述经文告诉我们,耶稣是唯一的道路,若不藉着祂,没有人能够回到创造主,阿爸天父的身边。然而,因着不认识这个真理,加上我们的罪,阻隔了我们听到纯正的福音,而不认识这位赐生命的真神。
一般华人家庭在宗教信仰这部分会有些迷思:自认是佛教徒,指基督教是洋教,而排斥基督信仰。华人当中,大多数是民间传统多神教的信仰,很少是纯正的佛教徒。

 

 

讲佛教是中国人的宗教,这也不正确,因为佛教从印度发源,传到中国,因有弹性与兼容,而受到欢迎。反观,基督教发源地是在中东,救主耶稣在以色列诞生,先传到西方国家,再传回东方,就让人以为这是洋教。
耶稣基督诞生是个大好消息,是关乎万民,并不只是关乎以色列人或西方人,那是关于到全人类的救恩,是上帝要拯救全人类脱离罪恶,得着蒙福人生的美好喜讯。

 

我从小成长在“满天神佛”的家庭,父母育有8个子女,天天为钱忙,即便家境多贫穷,都要供奉神明。
可惜的是,即使拜了许多神明,白天家里都是吵吵闹闹,晚上更常常经历到给鬼压的可怕经历,在那过程中,在心里呼喊屋里所有菩萨的名字,都没有办法得释放,生命没有真正的平安,也不明白什么是爱,幸福似乎是遥不可及的事。
供奉那些神明,是存着“利害关系”,就是要得着利益,祈望神明赐福,财运亨通。

 

在基督教学校念书,听到圣经说耶稣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,会觉得不可思议,无法明白基督信仰里所说的“牺牲”与“宽恕”是怎么回事。
后来去到美国念大学,需要半工读来赚取生活费,生活相当清寒,一心只想着快点毕业,出来工作赚钱。

 

念大学时,副修一些科目,都一再引导我明白这个宇宙是有一位创造主。
例如副修“人类学”时,我了解到,有学者研究去训练猩猩过文明的生活,但是再如何设法训练,猩猩都不会像人类那样,会有宗教行为。反观,再野蛮的部落,人类看到打雷闪电会对大自然的威力心生惧怕,流露膜拜的宗教行为,显出人类是万物之类,这种渴望与生命源头产生链接的想法,已植入人类的内心。

 

在副修“马克思主义”时,我看到这么理想的理论,真正实践起来,却让许多人人头落地,因为这个理论忽略了人的罪性,让共产主义实践时,常收到相反效果。
在副修“天文学”时,我去天台用望远镜观看天空,明白到宇宙之浩瀚,我是多么渺小。千万个银河系有个太阳系,太阳系里有个地球,地球里有好几个洲,好几个洲有个美洲,美洲有个美国,美国有好多地方,有个城市叫纽约,纽约里有好几所大学,而我在纽约城市大学的天台看着望远镜。

 

虽然这些副修的科目没有真正和我说耶稣,却一再让我知道这个宇宙是有位创造主。
我也听过进化论或大爆炸的理论,然而,达尔文也承认,进化论是一套理论/学说,并非绝对真理。再说,大爆炸,你试下去你的厨房爆发一下,过后的景况,是否可以像宇宙那么次序井然呢?

 

后来,我在教导天文学的教授引导下,接触到印度教,念着一句梵语,内容大概是:“跪在宇宙面前。”在学习打坐的过程,我渐渐有灵界的经历,例如有天眼通、天耳通,人在美国,却可以在灵界听到香港家人所说的内容。也有灵魂出窍经历。
在修炼的过程,花很长时间打坐,也很少吃东西,甚至可以透过念力去左右身边的人,走去某个方向。这些灵界的经历,受到一些修炼者的称赞,让我觉得飘飘然。

 

我后来决定放弃学业,要跟着灵性导师去印度修行,我不知道是出于人性的骄傲,我才以为自己可以做女法师。在决定去印度修行后,我先回香港向家人交代,父母没有反对,也帮我去驻香港的印度领事馆申请签证。
在等待签证的过程,得知有位老同学在基督教神学院念书,准备做传道人,我去探访她。回来后,我就去研究圣经,一心想着要找到圣经的破绽,好拯救他们脱离基督教,进入印度教。

 

当我读到耶稣说:“我就是道路、真理、生命,若不藉着我,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。”(约翰福音十四章6节)这段经文好像一个大锤,鎚进我的内心。我很挣扎,就去图书馆找更多书来读,想证明圣经的教导是假的。
这期间,那位念神学的老同学和一班基督徒常常为我祷告,求耶稣不让我去印度。我觉得那是不可能的,因为我父母不反对,我也筹足了费用,只等领事馆批出入印度的签证,怎么会去不成

 

没想到等到半年后,去印度领事馆询问,竟然得知他们遗失了我的申请档案,让我很震惊,难道这位耶稣真的不让我去印度?犹记得就在1977年3月有连续三个晚上,我在打坐时,灵魂出窍,我的灵去到印度那位法师的庙里。我在异象里看到他露出狰狞的面目,我吓坏了,赶紧逃命。他在后面追赶。我那一刻,不知怎么地,转过身,拿着一把宝剑,说:“奉耶稣的名驱赶你们!”

 

那些追赶的灵界之物顿时落荒而逃,而整个山头着火燃烧,我的灵魂就回到了身体内。
一连三晚都是类似的经历,我才明白原来我在打坐时的灵界经历,其实是魔鬼制造出的虚幻来迷惑人心,而耶稣才是真神。
第三晚,我忍不住骂那些灵界之物:“为什么逃得那么快,我只是呼喊耶稣的名字,耶稣都还没出现。”

 

当晚我的灵魂回到身体时,我看到有条绑住我的无形锁链断开,我深夜打电话给老同学,在神学院的花园与她分享我的经历。
她开心地说:“你终于像个人了,你之前没有表情,不说话,仿佛没有感情,根本不像个人。”
当我回教会,听道时,会忍不住流眼泪,那种感觉就像回到真正的家,原来我之前骄傲地靠自己去寻求超自然的经历,仿佛走入迷宫,迷了路都不知道。当我明白圣经,终于知道人是人,人不是神,如果人要使自己成为神明,反而会中了魔鬼的诡计,走迷了路、甚至成了魔。

 

因为耶稣才是道路、真理、生命,当我们愿意靠着主耶稣来到天父的面前,我们就可以找到真正的幸福,让我们一起祷告。

 

(以上是8月26日主日早堂的生命见证摘要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