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主相伴,不怕荆棘路
口述/ 陈佑铭
笔录/ 邬佩琪

 

 

我不是在喜信堂信主和受洗,但人生中第一次踏入的教堂,却是喜信堂。那年我还在念大学,有个交往一两年的女友,她的一个中学同学是基督徒。一天,她的这个朋友邀请我和她去参加喜信堂的一项活动,在那次活动中,从未听过福音的我,并没有信主。

 

2006年底大学毕业后,我和她在不同的公司上班,见面时间逐渐减少。工作没多久,我决定辞职,一边读硕士课程一边当助教,还到拉曼学院兼职当中六老师,过着忙碌的半工读生活。

 

 

大概就在那段时期,她的男同事开始追求她,或许是我的忙碌忽略了她,加上聚少离多,我们的感情开始出现问题。长达半年的时间,她对我忽冷忽热,我感觉非常煎熬,常常不禁落泪。最后,我们的感情还是画下了句点,她也开始了另一段新的感情。

 

记得当时,我非常伤心,食不下咽、昼夜难眠,常常觉得身体很冷,甚至几次萌起自杀念头。分手后不久,我也没心情继续深造,选择了退学,亦把两份兼职给辞掉,找了一份新工作。

 

然而,换了新的工作环境,却没有减少我的伤痛,我的人生好像船只失去灯塔,变得没有方向,每天过着浮浮沉沉、行尸走肉般的生活。

 

那时,我的好友伟升不断邀请我跟他一起去打羽球。他的这群球友,其实是我信主那间教会——希望教会为了接触新朋友而开始的“联谊活动”。

 

伟升并非基督徒,他也是受朋友邀请认识这群球友。在这期间,我认识后来成为我妻子的佩琪,就是这间教会职青组的一员,那段时间他们小组发生了很多事,小组人数也一直没有成长。经过祷告后,他们开始每周日租场地打羽球,鼓励弟兄姐妹邀请朋友、或朋友的朋友来运动。就这样,透过打羽球,他们认识了很多新朋友,熟络后再慢慢与新朋友分享福音。

 

其实,我对打羽球没有太大的兴趣,但伟升多次邀请,我就去了一次。那次,我在羽球场认识了几个人,其中一两个弟兄过后不时会约我出来吃饭喝茶。渐渐地,我就和他们成了朋友,也参加过几次他们的小组。

 

2008年2月某一天,他们的职青组区长先安邀请我去祷告会,虽然还没信主,我还是去了。祷告会结束后,先安跟我一起喝茶聊天,期间他开始向我传福音。我们谈了很久,他问了我两次,我都不愿意信主。虽被我拒绝了两次,但他却没有放弃,继续聊了一会儿,他又第三次问我要不要信主。当时,不知怎的,我突然有感动想要信,他就带我做决志祷告。

 

接受上帝成为我生命的救主后,那个晚上,我不再像之前失恋后那样常常失眠或睡不好,每个晚上我都能睡得很好。

 

其实在我刚失恋后的一年内,或许因为打击太大、过度伤心,我的身体开始出现了异常,我突然失去部分记忆,一些事情怎么都想不起来,包括我所有的邮箱、部落格、银行账户等密码,就连我是怎么分手的,我也记不起来。信主后,我慢慢走出伤痛,上帝完全医治了我,使我不再活在那种悲恸中。大概在2009年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了这些过程,也不再忘记重要密码。

 

以赛亚书六十一章10节:“我因耶和华大大欢喜;我的心靠神快乐。因祂以拯救为衣给我穿上,以公义为袍给我披上,好像新郎戴上华冠,又像新妇佩戴妆饰。”

 

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经历一些困境,有的人受到打击后走不出阴霾,无法重拾信心。然而,我很开心自己能认识上帝,因为信主后,我的人生不再像以前那样一遇到难处就一蹶不振,反而能够靠主走过荆棘之路;对于未来,我也充满了盼望,因为《圣经》希伯来书十三章5-6节提到:……主曾说:“我总不撇下你,也不丢弃你。”所以我们可以放胆说:“主是帮助我的,我必不惧怕;人能把我怎么样呢?”我知道,不管我处在高山或低谷,上帝都不会撇下我。